时事新闻 detailed information

绿色金融 引领产业未来

郭晔:新型货币政策下的绿色金融

>2018-12-01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主任郭晔教授在“中国高校绿色金融研究联盟2018年会暨长三角绿色金融发展高峰会议”上的发言

2018年11月24日,以《绿色金融改革助力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中国高校绿色金融研究联盟2018年会暨长三角绿色金融发展高峰会议”在上海召开。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主任郭晔教授应邀参加了该会议,并在绿色金融院长论坛环节发表了主题为“新型货币政策下的绿色金融”的演讲,郭晔教授从货币政策对绿色金融影响的角度出发,系统地阐述了我国当前绿色信贷的发展状况及其面临的挑战。并通过对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央银行所采取的针对环境保护的货币政策,分析我国新型货币政策在绿色金融中的实践现状。

目前全球环境问题非常的严峻,很多部门,包括联合国环境署也认为绿色经济关系很多方面,包括消除贫困、可持续发展等。在政策方面,研究货币政策也非常关注政策对绿色金融的影响。首先就是财税,从一些环保的政策和财税政策已经做了很多的研究,但是感觉这些政策中缺乏金融的东西,因为没有金融政策或者是货币政策的引导可能没有办法真正满足绿色投资和绿色产业的发展。近期关注绿色金融可以发现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2017年第四季度披露绿色金融已经加入银监会MPA的考察,并且在2018年优先接受绿色贷款作为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和常备借贷便利抵押品、担保品,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实,因为直接关系到银行,银行可以向央行再贷款,而且再贷款的利率非常低。

绿色金融这几年的发展非常迅速,21家主要银行绿色金融产品有8.22万亿,但是比重很低,缺乏引导。央行出台了这么多的政策,是不是做到的引导的作用,效果如何?绿色信贷有两大挑战,一个就是资金供给和需求之间的错配。第二个就是融资成本体现绿色信贷的正外部性。可以看到全世界的银行都有绿色的使命,高收入国家比如说美国非常强调的是市场,不是非常强调央行的强调控,所以美联储关注的还是价格,是不是通货膨胀。

央行主要通过发展和促进一些信息,以及一些投资组合的评估工具或者是通过国际合作培育,但是发展中国家比如说印度,印度央行要求商业银行将异地比例信贷分配给优先领域,其中包括绿色领域,我们经常和印度比,我们看到发展中国家的央行已经做这件事,孟加拉国的央行因此引入绿色金融必须分配一个最低的额度,它们规定是5%。接着看中国央行,在2014年开始做了很多新型货币政策,这里有逆回购、MLF、PSL等,从2018年1月央行对其他贷款性公司的比例从2014年初6.4变成了27.4%,所以我们都关注新型政策工具效果。其中一点就是我们关注到它在2018年6月或者是9月央行接受符合标准的小微企业债、绿色债以及小微企业贷款、绿色贷款作为担保品。

郭晔教授最后提出,第一,有关货币政策下的绿色金融研究是不是可以增加绿色企业的信贷可获得度。第二,如果实行了央行的政策,肯定是再贴现,这个窗口肯定是央行给商业银行比较低的利率,那么商业银行带给绿色企业的利率也低,也就是可获得性是不是提高,还有就是利率是不是下降。在绿色金融这个路上我们把中间目标设定为绿色金融,最终目标设定为是不是真正的促进中国绿色经济的发展,也就是经济绩效和环境绩效。

针对这个提出了四个问题,一个是新型货币政策对绿色融资的可得性的影响。第二个是新型货币政策对绿色企业的融资成本是不是降低,利率是不是真正的降低。第三个就是是不是对最终目标,也就是企业的环境和经济绩效产生了影响。第四个新型货币政策允许银行给给绿色企业的贷款这个风险是不是专家给了银行。所以我们看新型货币政策在绿色金融这块是不是会增加银行的风险。郭晔教授团队目前正在做的有两个研究目标:一个就是探讨中间目标是不是达到,还有一个就是最终是不是达标。第二个目标就是要评估新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是提高还是降低。这个模型的最终目标对真正企业的绿色经济和环境绩效是不是产生的影响,对风险是否产生了影响。这些都是未来需要努力研究的方向。

86-25-5818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