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 detailed information

绿色金融 引领产业未来

郑新业:贫困地区绿色发展供需侧影响因素分析

>2018-11-29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能源中心主任、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新业教授在“中国高校绿色金融研究联盟2018年会暨长三角绿色金融发展高峰会议”上的发言

2018年11月24日,以《绿色金融改革助力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中国高校绿色金融研究联盟2018年会暨长三角绿色金融发展高峰会议”在上海召开。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能源中心主任、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新业教授应邀参加了该会议,并在绿色金融院长论坛环节发表了“贫困地区绿色发展供需侧影响因素分析”的主题报告。分别从物流条件、需求侧和市场结构的角度,结合调研数据,具体阐述贫困地区绿色发展的现状,为政策制定提出合理建议。

郑新业教授谈到,他作为经济学人在过去的一年中做了两件事,第一个就是青山绿水怎么样变成金山银山,我们到四川阿坝做了一个调查,看青山绿水究竟代表了什么,如何把青山绿水怎么样变成产品,在生产这侧我们进行了一系列调研。第二个刚才说到市场失灵,我们也觉得不知道什么叫市场失灵,大家就想看看城里人对绿色金融的评价怎么样,我们专门调研了城里的女性怎么样看待绿色产品,有没有溢价,溢价的来源在什么地方,如何看待产品的质量。

那么有了这些数据之后郑新业教授做了一些市场结构的分析,结合最近农村脱贫问题进行一个小小的汇报,也就是今天大家看到的是主题“贫困地区绿色发展供需侧影响因素分析”。

先污染、后治理,这是工业化的老路,可能有的地方成功,有的地方不成功。我们国家提到了绿色发展,这几年说的很多,但是总结出来的比较少。简单看一些数据。这个图有很重要的信息,贫困地区为主体功能限制了开发区,这个数字是我们在正式场合第一次说,贫困县与生态功能区有90.05%是重叠的,也就是说在这些地区很难拿传统工业去开发。

以河南省新县为例,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把他们的钢厂都拆掉,所有的矿都关掉,而且养殖业也不让养,100只鸡以上的养殖场不能办,一个传统地方发展起来的“无工不富”,这个路断了,当地人很苦闷,这面临一个大问题,就是这90%的数字还是很惊人的。郑新业教授表示,我们需要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不发展工业,能不能直接从农业走到第三产业,能不能把现有的青山绿水变成城市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我们国家贫困地区是农产品的重要产区之一,能不能把没有污染的贫困地区农产品的附加值提上来,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可以发现产量很高,但是没有规模。粮食产量1/5,肉类产量1/4,油料产量1/5。这个问题就来了,这些产品中间占的产量看起来很大,但是考虑到人口不大,人均不大,没有规模经济,如果下一步致富有没有可能提升附加值。传统的工业度在这些地方的污染不值当。

中央提出绿色化的概念,贫困地区能不能走出绿色发展的路,我们思考了一下,第一部分就是在供给侧有没有障碍,供给侧有没有绿色资源,阿坝的调研表明当地农户对绿色资源的认知如何?我们当时认为农户间的普遍认知不高,差异较大,而且了解绿色资源的农户只占样本的1/3,我们帮助农民认知自己的绿色资源很重要,我们谈了很久知道自己有绿色金融资源的其实不大,真正可以接触和接受绿色资源的人其实不清楚,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生产资金的基本设施,绝大多数的农户生产资金来自于自家存款和亲戚朋友借,极少数来自于国家补贴,也有人搞金融扶贫,但是存在着错配,能符合金融扶贫的人基本上也不错。人力资本非常重要的就是没有参加特色农产品种植,家里没有种植技术和劳动力,很多人说劳动力还乡不重要,其实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把外面的信息和网络带回去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质量保证体系,现在质量保证体系匮乏,其实是绿色发展中非常重要的地方。比如说油和养殖业都没有质量保证体系,到城里人家不敢卖,大电商不敢卖,怕引起诉讼,质量无法保证。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建立地方性的标准,农户、电商一起工作,把农产品的标准建立起来,把非标准化带来的风险减少,让电商敢经营绿色产品其实是当今很重要的问题。

物流设施匮乏,绿色基础设施匮乏,我们这么多年太集中建设了大量看得见为工业服务的基础设施和路,绿色发展的基础设施小、碎、快反而是匮乏的。我们在贫困地区的建设是给大工业服务的基础设施,而不是给绿色发展建设的基础设施,银保监会比如说在将来贷款的中是不是可以考虑这一条,就是在贫困县地区基础设施和长三角地区的基础设施不一样。

还有一个就是受访农户中40%运输靠农贸市场出售,40%的人靠上门收购。80%的人没有电脑,主要是家里人没有人会用,也就是信息的最后一百米其实很重要,即便有智能手机他也不会用,所以我们现在在大学中搞一个小项目,就是大项目扶贫中,每个人回村之后交10个人上网或者是会用电商平台。即便是电脑没有,有了也不会用,真正接近绿色资源的人没有这些信息也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我想大学生回去以后能帮一个是一个,能帮10个最好。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不一定有用,但是有一些工作不做反而限制了发展。

需求侧是什么,大家都喜欢绿色、有机、健康,影响的价格是价格和支付意愿,我们在北京做了一个研究,这个研究是专门调查家庭主妇,普遍的家庭主妇对绿色产品的支付意愿是1.5,也就是说普通猪肉100块,1块1斤,绿色的猪肉愿意付1.5,绿色产品可以多付1.5,但是当标准信息不清的时候,没有国家级标准或者是省级政府标准的时候人们反而怀疑。我们拿原生态的果汁和可口可乐相比,85%的妇女选择了可乐,她们说可口可乐的标准我们知道,但是果汁的标准不知道是什么。

也就是绿色产品的什么过程中看似绿色,但是并不代表着健康,不代表家庭妇女一定是信任这个绿色产品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标准化。有关机关可以证明或者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检验,所以研究消费者的需求很重要。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把绿色产品卖给谁,最大的需求就是大城市,消费者原以为小农户生产绿色产品支付多高的溢价率?最高是1.5,但是高度依赖于地方政府的担保,也就是相当于品质认证。

还有一部分特别重要的信息就是市场结构非常重要,因为绿色产品大部分是山里,城里人购买,如果是没有中间商经过网络销售这是一种形态,还有一种是竞争性中间商,还有一种是寡头中间商,这三种直接影响农户的收入,所以在研究绿色金融的过程中我希望各位高度的关注绿色形态对市场定价和销售的影响,这应该是绿色金融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回顾一下,如何把青山绿水变成金山银山的过程中高度依赖于农户的行为,农户面临的困难很多,一个困难就是没有资金,但是还有其他的因素在这里,所以研究生产侧可能是未来联盟很重要的一部分,如何把生产要素变成产品,这是第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从需求侧看看城里的需求者如何看待这些产品,产品的障碍在哪里,还有一个就是市场交易环节也非常的重要,也希望陈主席明年在组织会议的过程中,把生产侧、需求侧、市场交易过程中的基础研究做好,有助于我们现在在座的企业家、政府决策者做好自己的决策。

86-25-5818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