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detailed information

绿色金融 引领产业未来

绿色动态 | COP26:《2021年全球气候状况》临时报告出炉

>2021-11-03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于10月31日开幕。当天,该机构发布了一份临时报告。报告结果显示,过去7年已创下有史以来最热的温度,海平面也再创新高。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数据,创纪录的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和相关的累积热量已将地球推向未知领域,对当代和后代产生深远影响。基于2021年前九个月的数据,世界气象组织发布了《2021年全球气候状况》临时报告,该报告称,过去七年有望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七年。此外,自2013年以来,全球海平面上升加速,到2021年达到新高,海洋持续变暖和酸化。该报告综合了联合国多个机构、国家气象和水文部门以及科学专家的意见。报告突出了气候对粮食安全和人口流离失所的影响,损害了关键的生态系统,破坏了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一份视频声明中表示,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2021年全球气候状况》临时报告显示,我们的星球正在我们眼前发生变化。从海洋深处到山顶,从融化的冰川到无情的极端天气事件,全球各地的生态系统和社区都在遭受破坏。“COP26必须是人类和地球的转折点。”古特雷斯强调。今年,格陵兰冰盖的顶峰自有记录以来第一次下雨,而不是下雪;加拿大的冰川在迅速融化;在美国西南部的热浪中,加州死亡谷达到了54.4摄氏度的高温;地中海的许多地区也经历了创纪录的高温,而异常高温常常伴随着毁灭性的火灾;此外,中国、欧洲部分地区也遭遇了强降雨和洪水。WMO秘书长佩特里·塔拉斯(Petteri Taalas)表示,极端天气事件已成为新的常态,“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其中一些气候变化是由人类引起的。”《2021年全球气候状况》临时报告包含关于气候指标的关键信息,如温室气体浓度、温度、极端天气、海洋变暖和酸化、海平面上升、冰川减少和冰雪融化以及社会经济影响。

温室气体2020年,温室气体浓度达到新高。二氧化碳(CO2)含量为百万分之413.2(ppm),甲烷(CH4)含量为十亿分之1889(ppb),一氧化二氮(N2O)含量为333.2(ppb),分别为工业化前(1750年)水平的149%、262%和123%。2021年这一增长仍在继续。图片
从1984年到2020年,CO2的全球平均摩尔分数(浓度测量)(左)、CH4(十亿分之一)(中)和 N2O(十亿分之一)(右)。温度2021年的全球平均气温(基于1月至9月的数据)比1850-1900年的平均气温高出约1.09摄氏度。目前,WMO在分析中使用的六组数据集将2021年列为全球有记录以来第六或第七最热的年份。但今年年底,排名可能会发生变化。然而,2021年很可能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第5至第7年,而2015至2021年将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7年。由于今年年初拉尼娜现象的影响,2021年的气温比近年来要低。拉尼娜对全球平均气温有暂时的降温作用,影响区域天气和气候。拉尼娜最近一次重大事件发生在2011年。2021年比2011年高约0.18到0.26摄氏度。随着2020到2021年拉尼娜现象的减弱,全球每月气温都在上升。2016年开始于强劲的厄尔尼诺现象期间,在大多数调查数据集中,这一年仍然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

2021年1月至2021年9月的近地表气温与1981-2010年平均值的差异。

海洋地球系统中大约90%的累积热量储存在海洋中,这是通过海洋热量含量来测量的。2019年,海洋深处2000米以上继续变暖,创下历史新高。基于7个全球数据集的初步分析表明,2020年超过了这一记录。所有数据集都一致认为,海洋变暖率在过去20年显示出特别强劲的增长,预计海洋在未来将继续变暖。大部分海洋在2021年的某个时候至少经历了一次“强烈”的海洋热浪——除了赤道东太平洋(受拉尼娜现象影响)和大部分南大洋。2021年1月至4月,北极的拉普捷夫海和波弗特海经历了“严重”和“极端”的海洋热浪。海洋每年吸收约23%人为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因此正变得越来越“酸”。在过去40年里,全球公海表面的pH值一直在下降,现在是至少26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至少从那时起,目前pH值的变化速度是前所未有的。随着海洋pH值的降低,它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也会下降。

全球海洋热含量异常相对于2005-2017年气候学的1960-2020年集合平均时间序列和集合标准偏差海平面全球平均海平面变化的主要原因是海水热膨胀和陆地冰融化导致海洋变暖。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通过高精度高度计卫星测量,全球平均海平面在1993年至2002年期间每年上升2.1毫米,在2013年至2021年期间每年上升4.4毫米,在这两个时期之间增加了2倍。这主要是由于冰川和冰盖的冰块加速流失造成的。

1993年1月至2021年9月全球平均海平面演变。海冰北极海冰在今年3月份达到最大值时低于1981-2010年的平均水平。6月和7月初,拉普捷夫海和东格陵兰海地区的海冰面积迅速减少。结果,北极海冰范围在7月上半月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8月融化减缓,9月(夏季之后)融化面积最小,为472万平方公里。在43年的卫星记录中,这是第12个最低海冰范围,远低于1981-2010年的平均水平。东格陵兰海的海冰范围大大低于历史最低水平。南极海冰范围总体上接近1981-2010年的平均值,早期最大范围在8月下旬达到。冰川和冰原北美冰川的质量损失在过去20年里加速,2015-2019年期间比2000-2004年期间几乎翻了一番。2021年,北美西部异常温暖、干燥的夏季对该地区的山区冰川造成了严重破坏。整个初夏,格陵兰冰盖的融化程度接近长期平均水平。但由于8月中旬温暖潮湿的空气大举入侵,2021年8月的气温和融水径流远高于正常水平。

1951-2000年,参考期2021年1-9月总降水异常。蓝色表示降水量比长期平均值多,而棕色表示降水量比平时少。颜色的深浅表示偏差的大小。归因通过对今年6月和7月美国西北部的热浪和7月西欧的洪水进行初步的“快速归因”研究发现,热浪“在现在的气候中仍然很罕见或非常罕见,如果没有气候变化,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对于西欧的洪水,研究发现暴雨“更有可能是由气候变化造成的”。更通俗地说,这类事件符合更广泛的变化模式。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的结论是,北美和地中海地区的热浪频率增加了。研究发现,人类对这些增长的贡献在北美有中等可信度,在地中海地区有较高可信度。IPCC报告还称,东亚地区的强降水有所增加,但不一定与人类活动的影响直接相关。人类活动对北欧强降水的影响具有较高的置信度,但对西欧和中欧的影响具有较低的置信度。社会经济和环境影响在过去十年中,冲突、极端天气事件和经济冲击的频率和强度都有所增加。2019年新冠大流行进一步加剧了这些危险的综合影响,导致饥饿人数增加,从而破坏了人类数十年来在改善粮食安全方面取得的进展在2020年营养不良人口达到顶峰(7.68亿人)之后,预测显示,2021年全球饥饿人口将减少至约7.1亿人(9%)。然而,截至2021年10月,许多国家的数字已经高于2020年。这一惊人增长(19%)主要体现在已经遭受粮食危机或更严重危机的群体中,从2020年的1.35亿人增至2021年9月的1.61亿人。这些冲击的另一个可怕后果是,越来越多的人面临饥饿和生计全面崩溃,主要是在埃塞俄比亚、南苏丹、也门和马达加斯加(58.4万人)。2020/2021年拉尼娜现象期间的极端天气改变了雨季,导致世界各地的生计和农业活动受到破坏。2021年降雨季节的极端天气事件加剧了现有的冲击。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连续发生干旱,同时伴有严重风暴、旋风和飓风,严重影响生计和从反复发生的天气冲击中恢复的能力。极端天气事件和条件往往因气候变化而加剧,全年对人口流离失所和已经流离失所的人的脆弱性产生重大和不同的影响。从阿富汗到中美洲,干旱、洪水和其他极端天气事件正在打击那些最缺乏恢复和适应能力的人生态系统——包括陆地、淡水、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及其提供的服务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此外,生态系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退化,预计在未来几十年还将加速退化。生态系统的退化正在限制它们支持人类福祉的能力,并损害它们建立复原力的适应能力。


来源澎湃新闻

86-25-5818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