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专家 detailed information

绿色金融 引领产业未来

专家观点 | 白重恩:如果把碳排放权给居民,居民就有更强的减排动力,同时能带来收入来源

>2021-11-29

2021年11月27-28日,《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在线上举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出席并演讲。

  “电力占所有净排放的32%左右,从发电量的结构看61%来自于煤电,煤电是排放强度最大的一种发电方式;比较清洁的能源,比如太阳能(9.810, -0.25, -2.49%)发电尽管装机容量达到了10%,但是实际的发电量只占3%,光能占3%,风电只占6%,清洁能源里面最重要的是水电。”白重恩首先通过数据说明要实现净零排放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努力。

  为了实现双碳目标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什么影响,白重恩认为挑战和机遇并存。

  挑战方面,为了减排,能源的供给、生产的过程等方面要受到较大的约束,这一约束会造成对经济增长的挑战。“尤其对中国来说,我们的约束更大,因为我们的火电占的比重68%,煤电占61%,要实现净零排放,这些都要逐渐退出电力市场,这样的退出成本是比较高的。”白重恩直言。

  “一来是我们的占比比较高,二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从碳达峰到碳中和只有30年的时间,如果考虑一个典型的火电厂的生命周期,通常设计的是30年的使用寿命,在国际上很多火电厂用40年到50年,如果我们现在新建一个电场,生命周期还没有结束就需要它退役,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尽管有这样的目标,其实我们还在建煤电场,这些煤电厂的投资回报可能是一个很有挑战的问题。”白重恩说。

  机遇方面,白重恩认为这是多方面的。

  第一,从创新角度看,企业市场主体有自主动力来创新,因为从创新中可以得到回报,白重恩表示这样的回报从社会角度看是不足的,大部分研究发现创新带来的社会回报要大于给创新主体本人带来的回报,如果创新主体只是从本人的角度考虑,创新全社会的角度就不足。

  “但是双碳目标给社会带来更急迫的需求,同时社会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对创新更大力度的支持,这种急迫性以及政府投入的力度加大,对创新更有利,加快创新的步伐。”白重恩强调。

  白重恩认为创新能带来的好处跟各个行业的排放强度有关系。

  “火电、风电是间歇性的,需要有其他能源调峰。但现在的煤电机组灵活性比较低,它要开和关都非常麻烦,为了让煤电能够更好地起到调峰作用,需要增加煤电机组的灵活性,对它的灵活性进行改造,这本身就是一个创新的机会。”白重恩以煤电举例说。

  除了发电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跟创新相关的机会,储能和调峰。白重恩举例化学储能方面有很好的前景,“电动车不仅可以减少我们化石能源的依赖,减少排放,同时还是一个潜在的储能工具,我们现在的车辆保有量大概是3亿辆,二十年以后大部分的车辆都会变成电动汽车,如果每一辆电动汽车每天的储能功能大概是50度电,让电动汽车更好发挥储能的潜力,绿色氢气以及其他的储能技术是要考虑的方向。”

  第二,除了新的创新机会,白重恩认为双碳目标也给我们带来改革的新机会。“拉闸限电之前,很长时间电力的价格不动,居民用电几乎没有进行价格的改革,如果电力价格不进行改革,不反映双碳的成本,能源的终端用户没有积极性减少能源的使用,我们所有的减排努力也就半途而废。”他说。

  白重恩认为在这方面中国有很大的潜力,问题是怎么克服电力市场改革的障碍,实现一个良好的机制。“中国的风光电发电量加起来占不到10%,光电3%,风电6%,但德国却达到了40%,并不是因为它的调峰能力特别强才实现了这样的利用率,因为体制机制,搞顺了价格,才让人们有积极性在发电高峰的时候多用电,在发电低谷的时候少用电。”

  第三,白重恩认为碳中和可以降低我们的准入门槛,推动公平竞争。白重恩表示现有的能源行业,一定程度上很多企业还是依赖对资源的垄断,依赖于保护才能够生存下去,这样的企业是低效率的。

  “但是新能源行业可能有更多更具活力的企业替代了这些依赖于垄断和保护的企业,成为能源市场的主力,这对于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让资源配置更加市场化,也是一个机会。我们以前都说以开放促改革,能不能来一次以碳中和促改革,这是我们要考虑的因素。”白重恩强调。

  第四,双碳目标带来开放的新机会,“中国新能源(4.440, 0.07, 1.60%)等产业是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如果能够让这些企业更好地走向世界,为全球的碳中和目标实现作出更大的贡献,我们也会给自己创造更多的机会,在这方面中国的边际减排成本还是低于发达国家的边际减排成本,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做贡献的潜力是非常大的。”白重恩说。

  第五,双碳目标还带来共享与改善经济安全的新机会。“油和气都高度依赖进口,这是一个潜在的风险点,双碳目标可以减少我们对这些能源的依赖,从而提升我们的经济安全程度。”白重恩解释。

  共享的机会方面,白重恩认为双碳目标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实现共同富裕。

  “我们现在碳排放权市场已经开始启动,但是排放权都是给了电力企业,以后当然还要扩充到其他的行业,为什么不能把排放权给居民呢?如果给居民,居民就有更强的减排动力,同时分配给他的排放权拿去交易,也给他带来一个收入的来源。这个收入不一定会有多少,但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安排可以大大降低改革居民电价所面临的阻力,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白重恩说。

  最后,白重恩表示要实现这样的机会更好地利用好的利用市场机制。怎么来尽快把碳定价的机制定好,使得我们的碳排放能更多地由市场调节,提升效率,更快地实现双碳目标,这是需要我们考虑的。

来源:《财经》

86-25-5818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