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行业资讯 detailed information

绿色金融 引领产业未来

绿色金融发展潜力巨大 中国成为重要倡导者和引领者

>2022-9-02

今年夏季,受极端天气影响,干旱席卷全球,这也让低碳减排、环境保护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如何与自然环境和谐相处,一直都是人类发展道路上面临的重要课题。自人类进入工业文明时代以来,人与自然的深层次矛盾日益显现。联合国数据显示,过去10年是全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10年,温室气体排放是300万年以来最高位。而温室效应带来的极端天气频发,俨然已成为随时威胁全球经济发展的“灰犀牛”。为改善这一现状,近年来,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绿色转型“风暴”。与之伴随诞生的绿色金融业成为后疫情时代世界经济发展中的一抹亮色。 

 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巴黎协定》,承诺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这也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了安排。这一协议的达成也标志着全球经济活动开始向绿色、低碳、可持续转型。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在此背景下,专门针对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项目进行投资的绿色金融应运而生。发行绿色债券,当前已成为不少国家的共同选择。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全球存量绿债规模已逾1.6万亿美元,分布于6大洲、73个国家或地区。分大洲来看,欧洲存量绿债规模位列全球首位,达8916亿美元,占比55%;其次为亚洲,存量规模达3211亿美元,占比20%;北美洲排名第三,存量绿债余额为2159亿美元,占比13%。三大洲合计占比89%,成为推动全球绿债市场发展的主力军。2021年期间,欧洲发行绿色债券占全球总发行量的52%,是绿色债券发行的先锋。据了解,英国、西班牙、德国等欧洲国家都已经陆续发布了国家绿色债券。而在欧盟整体层面上,欧盟委员会去年已通过了一份绿色债券框架,正式发行疫情复苏绿色债券,总计发放规模将达2500亿欧元。欧盟是最早发起绿色金融运动的经济体,拥有着全球规模最大、运行时间最长、参与国最多以及成熟度最高的碳交易市场。与此同时,欧盟在绿色标准制定、金融运行监管、市场机制设计等方面领先于全球,为推动国际绿色金融步入系统化、制度化轨道发挥了积极的示范作用。此外,针对疫情下欧洲金融市场压力增大的困境,欧盟计划在下一阶段设立多只特别基金,支持绿色科技创新。 

 除了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绿色金融体系也都较为成熟。美国的绿色金融服务形式丰富,涵盖了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等多个方面。例如,美国的纽约、夏威夷、康涅狄格等州专门成立了绿色银行。在绿色债券方面,根据环保项目的特点,创新推出了提前偿还债券、预期票据、拨款支付债券、资产担保证券、收益债券、特殊税收债券等债券。而日本主要采取两种机制推动本国绿色金融的发展。第一,依靠金融机构和民间组织力量联合开发多种融资产品,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项目融资和利率优惠;第二,通过发放中长期低息贷款、申请政府财政补贴和税收减免等方式,支持绿色金融发展。 

 相较于绿色金融发展较早的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则展现出了强劲的市场潜力及发展空间,尤其是中国。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和中央结算公司上月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绿色债券年度发行量达到682亿美元,发行量全球排名从2020年的第四位跃升至2021年的第二位。同时,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同比增幅为444亿美元,同比增速为186%,发行量增量领先于其他主要市场。可以说,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中国已凭借自身努力在绿色金融发展的道路上真正做到了后发先至。 

 与此同时,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不断运用金融政策和手段推进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中国也推动形成了一系列绿色金融政策和国际规则,引领了国际绿色金融不断向前发展。2016年9月,在中国的倡议下,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正式成立,G20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首次将绿色金融写入其中。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发表的《2016年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明确了绿色金融的定义、目的和范围,识别了绿色金融面临的挑战,提出了推动全球发展绿色金融的7个选项,成为国际绿色金融领域的指导性文件。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绿色金融合作委员会执行副主任、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推动绿色金融和可持续发展上,中国和西方发达国家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自上而下”的政府推动是中国绿色金融发展的显著特征。中国是首个建立比较完善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可以通过政府推动,集中私人部门的力量和资源,同时发挥政府和市场机制的作用。此外,中国政府负债率和私人部门负债率与国外相比相对健康,有较大政策空间。国有企业由于规模大、易监督,政策性银行由于期限长、成本低,有天然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优势。近年来,中国的区域绿色金融改革成效显著,初步形成以“湖州经验”为代表的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成果,实现科技赋能,能源革命与信息革命同步发展。眼下,绿色金融国际合作已深入开展,中国正逐步成长为全球绿色金融的重要倡导者和引领者。

86-25-58182776